当前位置:
首页
> 金昌风貌 > 名人选介
杨华团:文学,永远的精神家园
发布日期:2015-11-24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个人简介:

  杨华团,陕西省华阴市人,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,金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金川集团公司文学协会主席。已出版、发表文学作品500万字,出版专著10余部。

  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《都市男人》《仕途》《大高考》《重点中学校长》《中国式婚姻》《饭碗》《幸福年代》,小说集《心之痛》《爱情广告》等。曾因文学创作方面的成就获中华全国总工会“全国职工读书自学活动积极分子”奖,长篇小说《幸福年代》获甘肃省第七届敦煌文艺奖文学类三等奖,《都市男人》《重点中学校长》分别获第三、第四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,另获得金昌市“五个一工程奖”等地市级奖项10余次。

  

    “作家永远不会精神空虚,永远握有对社会对人生的发言权,生活总是充满激情和乐趣,还能凭借劳动赢得广泛的尊敬,赢得羡慕乃至嫉妒的目光,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?我视文学创作为整个生命过程中最重要的支撑点,也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。”这是做客本期《艺术人生》的作家杨华团对艺术创作的感受。

  “当作家是我人生重要的目标之一,辛辛苦苦才出版了11本书,总算给自己挣来了个‘作家’的称谓。”杨华团这样调侃自己。他从年轻时候就做作家梦,辛苦努力几十年,才使梦想逐渐变为现实。

  他说:“文学是我的守护神,它守护着我的精神家园。”

  “中学老师的鼓励很重要,这也许是我能成为作家最早的原动力。”

  早在上中学的时候,杨华团的作文常常被老师拿来当做范文读给同学听,他说:“中学老师的鼓励很重要,这也许是我能成为作家最早的原动力。”

  从那时起,杨华团有了作家梦。

  “上高中时学校有个负责组织辅导学生文学社团的老师叫王生文,我很感激他,是他让我朝着文学的殿堂一步步迈进。”杨华团说,王老师不仅对他在校时期的作文大加赞赏,而且在毕业离校之后,还经常在油印校刊上发表他的作品,使他深受鼓舞,更加坚定了将来当作家的理想。

  “文革”让中学时代品学兼优的杨华团错失了上大学的机会。喜欢写作的杨华团高中毕业后一边当农民一边开始文学创作,写点小散文、小小说、小诗歌,后来当了乡村民办教师,但写作并没有间断。这期间,王生文老师一直向他约稿,继续在校刊上发表,还将他推荐给陕西省白水县文化馆,使他获得了参加许多有组织的文学创作活动的机会。

  杨华团说,王生文老师是他的文学启蒙恩师。后来他创作发表过一个短篇小说《师祭》,写一位热心辅导学生走上文学之路的中学老师丁一文,正是以王老师为原型的。

  几年时间的坚持,使杨华团渐渐成长起来,成为白水县最优秀、最拔尖的业余作者。1979年他以全县业余作者代表的身份出席了陕西省文艺创作大会。

  “参加这次大会,使年轻的我心潮澎湃,毕竟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登堂入室。”杨华团回忆,在这次大会上,他见到了陕西省当时几乎所有的文化名人(包括作家柳青、杜鹏程、王汶实、李若冰、魏钢焰,以及当时还是小字辈的陈忠实、贾平凹、路遥等人),并与他们同堂议事。写《保卫延安》的老作家杜鹏程握着杨华团的手说:“你这么年轻,前程无量啊!”杨华团心想,杜老师的手是毛主席握过的,能和他握手等于间接握了毛主席的手,这是多大的荣幸啊!

  人生两大目标:教书要教出名堂;写作要有所建树。

  杨华团多年担任中学语文老师。他说,语文老师一定要多鼓励学生写作,弄不好就会培养出作家来。事实也如此,现居武汉的著名专栏作家、自由撰稿人艾小羊就因为上高中时受到他的影响,才将写作当成爱好,后来又将爱好转化为职业。艾小羊也一直将杨华团尊为恩师。

  杨华团很喜欢这份与他梦想有关联的职业,并为之努力奋斗。他一边工作,一边坚持七年时间完成了大专、本科的学业,终于使自己成为一名具有合格学历的高中教师,并且在教育教学中取得成功,从一名乡村小学教师成长为一所公办中学的教导主任。

  繁忙的工作决定了他能用来从事文学创作的时间十分有限,但正是在这段时间里,杨华团确定了他的人生两大目标:第一,教书要教出名堂;第二,写作要有所建树。

  有目标就有动力,在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,杨华团追梦的脚步十分匆忙。

  1985年,一个特殊的机缘,金川集团公司到陕西招聘老师,杨华团以应聘教师的身份来到金昌市工作,担任金川公司第一中学的高中语文老师,相对稳定的工作环境和足以维持生计的薪金,使他能够利用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。

  这是杨华团文学创作事业真正的起步阶段。业余时间,他将别人用来休闲、打麻将、喝酒的时间挤出来看书、搞创作。勤学苦练、笔耕不辍,他坚信只要努力不懈就一定能实现梦想。

  努力终于有了回报,1992年,他的中篇小说《忘忧》发表在金昌市文联主办的《西风》杂志上,杨华团在金昌市文坛崭露头角。

  良好的开端,使他的创作欲望更加强烈。从1995年起,他陆续在《飞天》等省级以上刊物上发表小说、散文,1997年加入甘肃省作家协会,1999年出版中短篇小说集《心之痛》,随后当选金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……

  创作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,但杨华团毕竟是一个忠于职守的人,本职工作从来不甘落于人后。工作很忙,坚持写东西并非易事,但他仍通过不懈的努力坚持创作,陆续有作品在刊物、报纸上发表,也到北京等地参加过一些文学研讨、笔会活动,也有作品获奖。从1997年开始,杨华团和另外两个文友坚持跟踪采访金昌市的引硫济金水利工程,合作完成了长篇纪实《洞穿祁连——甘肃金昌市引硫济金水利工程大写意》,还整理出版了一部教育论文集《跋涉与思辨》。

  “看见我的书在北京等大城市的大书店上架销售,心中有一种自豪感。”

  近十年来,是杨华团的文学创作硕果累累的十年,其创作呈现出井喷式爆发。转机出现在2004年初。

  那年,杨华团的工作由紧张忙碌的管理岗位调整到了教研岗位,回到金川公司第一高中负责校刊编辑。“退居二线”的杨华团很高兴,他在一篇公开发表的小散文中说:“感谢我的领导不让我继续当比他们更小的领导了,使我能从繁忙的事务圈子里解放出来,能够找到一种心静如水的感觉。这种感觉久违了,这样的心境适合写点儿文章。”

  的确,工作调整将杨华团从繁重的岗位劳动中解放出来,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从事文学创作。

  《都市男人》《仕途》《大高考》《重点中学校长》《中国式婚姻》《饭碗》《幸福年代》,小说集《心之痛》《爱情广告》,以及正在寻求出版的若干长篇小说、纪实文学……这一时期,杨华团潜心创作,共写出长篇小说、中篇小说、散文、纪实等作品500万字,这样的产量足以证明他的勤奋以及对文学的执着和热爱。

  作品写出来能出版是作家们最期盼的事,杨华团说:“和一般的业余作家比较,我在作品出版方面算比较幸运。”事实如此,有多少辛辛苦苦写了半辈子、一辈子的业余作者,想要正儿八经出一本书何其难,而杨华团的7部长篇小说和2部中短篇小说集分别由国家级的作家出版社、新华出版社、中国长安出版社以及其它几家省级出版社正规推出,畅销全国,完全是凭借作品质量,并且得到了读者的广泛认可。全国数十家新闻媒体对他的作品及作者本人进行推介、评论、专访、连载、直播,产生了广泛而巨大的影响。

  拿他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都市男人》来说,文中全力打造了几个都市边缘人的故事,通过描摹纷纭琐碎的现实生活,揭示和剖析饮食男女灵魂深处的焦虑、无奈和挣扎,从而寻求对当代都市人更深层次的人文关怀。都市闲人安仲熙唐·吉诃德般不自量力,人格分裂性格扭曲却生命力旺盛,工作、家庭、老婆、情人、私生子,庸庸碌碌穷于应付疲于奔命;宦海冲浪的夏能仁对官场潜规则只识其表不知其里,投机钻营却四处碰壁,工于算计总陷入窘境,自作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;风流才子贾潇天生情种广结情缘为情所累,思想新锐行为怪诞天马行空,创造精神财富也亵渎文明,貌似潇洒游戏人生最终被命运嘲弄。这部作品被誉为“一幅当代都市生活的全景图,一部充满悲悯情怀的作品”,是他精心创作的一部探讨人到中年何去何从的新都市小说,受到读者的好评,也很畅销。后来的《仕途》《饭碗》《重点中学校长》《大高考》《中国式婚姻》和《幸福年代》等,同样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。

  “走进全国各地的书店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南京等大城市的大书店,看见我的书摆放在书架上销售,心中有一种自豪感。毕竟读者认可、市场认可,对作家来说是最重要的。”杨华团在接受采访时说。

  “不枉此生,我知足了。”杨华团这一路走来感到很欣慰:以中学校长、高级教师的职衔为标识,说明了他是教育方面的专家;以出版发表500万字和7部长篇小说畅销全国为证,他拥有作家的头衔名副其实。人生两大目标均已实现,杨华团有理由为自己骄傲。

  “爱上文学是一种幸福,它可以让人活得更透明、更纯洁、更真诚。”杨华团深爱着文学,在谈到未来的创作计划时他说:“刹不住闸了,成惯性了,只要身体状况还可以,我会一直写下去。”他说他刚刚完成了一部都市情感类长篇小说,是写人物命运的,也是倡导正能量的,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正在修改润色,然后争取出版。另外还有多部长篇小说在构思中,有待完成的半截子作品可以继续完成;纪实作品他构思了一个多卷集系列作品,暂名《草根人生》,仅完成了第一部《亲历黄河大移民》,也打算继续写下去;还要写散文,写随笔,写一些不打算出版,只流传给子孙后代的文字。

  杨华团是一位有恒心、有坚持、有厚重感的作家,我们有理由期待他有更多的精彩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