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 金昌风貌 > 名人选介
徐学:一个把诗歌写得简单的人
发布日期:2014-11-24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“在三十多年的诗歌创作中,我始终坚持把诗歌写得简单一些,不仅要在语言文字上下功夫,更要在真情实感上多下功夫。我的意思是说:在诗歌写作中,感情是第一位的,而后才是语言。一位文友曾戏言,读我的诗,往往就会产生读小说的感觉。”做客本期《艺术人生》的诗人徐学在诗歌的创作中力求使用简单的语言,吟唱着他简单的生活。

个人简介:

    徐学,原名徐存祥,1969年生,甘肃省秦安县人,中国诗歌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,金昌市作家协会会员,金川集团公司文学协会副秘书长。

    1984年开始诗歌创作,先后在《诗刊》、《诗选刊》、《飞天》、《绿风诗刊》、《鸭绿江》、《中国西部文学》等多家刊物发表诗作600余首。有作品入选《2005中国年度诗歌》、《2007年中国诗歌精选》、《中国2008年度诗歌精选》、《2009中国年度诗歌》、《甘肃的诗》、《新时期甘肃文学作品选·诗歌卷》、《飞天60年典藏·诗歌卷》、《抒情中国》等多种选本,出版诗集《身在河西》获甘肃省第二届黄河文学奖,《春天就这么简单》获甘肃省第四届黄河文学奖,另获得金昌市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、“金星奖”等地市级奖项十余项。

   “诗歌是寂寞的艺术。它在寂寞中诞生,在寂寞的土壤里长出寂寞的苗,结出寂寞的果实,让寂寞穿上华丽的衣裳,然后让许多寂寞的心不再寂寞。可以这样说,唯有诗歌的寂寞才能给人带来希望,心灵的净化。因为它高贵,它典雅,它真诚。”一谈起诗歌,徐学的话匣子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首小诗《喜鹊》发表在《少年文史报》上,这让徐学在学校里出尽了风头,他想,当个诗人挺好,就有了当诗人的梦想。

   “出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,小时候都有这样的印象,盼望着树上喜鹊叫,因为喜鹊叫了,家里就要来客人,来客人就有好吃的了。”徐学回忆起他上初中二年级时写的第一首名叫《喜鹊》的小诗,就是因为家里穷,太想吃好吃的了,就编起了顺口溜,“树上喜鹊叫/家有客人到……”天天挂在嘴上,无意中被语文老师听到了,建议他投给《少年文史报》,试试看能不能发表。

    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首诗竟然发表了,而且他收到了一块两毛钱的稿费。他收到稿费的那天,全校都轰动了,一时间,徐学小诗人的名号在全校传开了,这让小小年纪的他在学校出尽了风头,他享受着同学们羡慕的目光,当个诗人的感觉太好了!

    从那时起,徐学做起了当诗人的梦想。他要好好学习,当一名让人人都羡慕的诗人:留着长长的头发,戴着眼镜,看起来文质彬彬的。

    可这个梦刚开始做,父亲让他顶替当工人的决定让徐学不知所措,梦想还将如何继续?

    尽管不知所措,但他无法改变这个决定。1985年冬天,仅有15岁的徐学跟着父亲来到金昌,成了一名外线电工。

    本是上学的年龄,却每天与电线杆子打起了交道。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,举目无亲,徐学非常想念家乡和亲友。戈壁滩的空旷和寂寞时时袭扰着他,尤其是晚上,当风沙不停地敲打着他的窗户时,他经常沉浸在对梦想,对往事、对亲人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思索中。

    梦想与现实就是这么格格不入,也许这就是生活。但徐学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梦想,要读书,要写诗,要当一个诗人。

    于是,他开始发奋读书,在诗的王国里寻找心灵的慰藉。他借书看、买书看,一个月的工资有一半多都买了书,在他一间五六平方米的小屋里,除了一张单人床,空余的地方都码满了各种书籍。一到晚上,是徐学最快乐的时候,看泰戈尔、席慕容的诗,看三毛的散文,沉浸其中。

    看完了写,写完了再看,徐学很享受写诗的过程,把写好的诗,一稿多投投向各种报刊杂志,然后就是期待,在期待的日子里继续写着……。

   “站在高塔上/我像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……”付出心血终会凝结成果实,1989年他写得一首《外线工》的诗歌在《诗刊》上发表了,这激起了他创作诗歌的热情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每天工作之余与书为伴,与诗为伴。

    渐渐地,徐学的诗歌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发表出来,他说:“我很感激《金昌日报》、《镍都报》、《西风》的编辑们,是他们给了我在这个城市坚持写诗的理由,让我在诗歌创作的路上一路前行。”

    从此,在这个城市,徐学一个工人出身的诗人也渐渐被人们熟知和认可,他的诗歌创作也随着时光的流逝逐渐成长起来。

    他说他是个业余作者,诗歌产量很低,从1984年进行诗歌创作,至今在全国各类刊物上发表诗歌600余首。他白天忙于工作,晚上等孩子睡了才开始忙乎,小小斗室就弥漫着浓厚的诗的气息。他从不喝酒,写起诗来却总是处在亢奋状态。在那时,他说他的思绪就像沙漠中的风一样,没有停留的驿站,没有栖息的家园。

    他做人很低调、很真实,他的诗歌正如他的人一样,也是如此,只要认识几个字的人都能读懂,他的诗歌就是这么简单,诉说着、记录着真实的生活。

    30多年来,一直坚持写诗的徐学,他说在诗歌写作中,感情是第一位的,而后才是语言。一位文友曾戏言:“读徐学的诗,往往就会产生读小说的感觉。”还有人开玩笑似的对他说:“读你的诗,犹如和一位其貌不扬,却值得信赖的友人促膝而谈。”

    读读原载于《2007年中国诗歌精选》徐学的这首《春天就这么简单》,就能找到这种感觉。

   “一朵花开了 两朵花落了/三朵花开了又落了/——梨花 杏花 桃花//一棵树死了 两棵树发芽了/三棵树发芽了又死了/——桃树 杏树 梨树/一个人走了 两个人来了/三个人来了又走了/——强子 满子 学子/春天就这么简单/简单得像秋天腐烂的一枚果子/这枚果子似乎在昨天/我还用双手轻轻地摸过”……

   “诗歌是我内心的独白,也是我借助于文字的真切倾诉。我不是为了写诗而写诗的,我的诗歌首先是为自己写的,自己感动了,读者才可能被感动。”徐学说。

    徐学对生活有着比较敏锐的感受力,“我站在大地之上/感觉到的荒凉/一直凉到我的心上”,这样的感受能让读者心动。从日常生活最为平凡的场景中得到心灵的感动与诗意的烛照,比如《再亮的灯光也比不上阳光》中写到的妻子为他翻眼皮找沙子的小事。妻子随口说了一句话:“再亮的灯光也比不上阳光”,让徐学直觉到了其中的哲理化诗意。评论家宿好军这样评价:“这不仅仅是诗意化的语言,它是生活的诗意,诗意的生活,它把诗人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全涵括了进去,但却比生活更具内涵,让人感动,让人回味不尽。”

    著名诗人人邻说:“和很多的诗人一样,徐学记录了他身边的一切”。人邻这样评价徐学发表在《诗刊》上的组诗《上路》六首,从标题表面上看,似乎都是写个人家庭的不幸,但稍作细致的阅读就不难发现,他写个人不幸遭遇的这个层面上的诗意的同时,不得不联想到社会上还不令人满意的诸多弊端,弱势群体的难肠等。也就是说,通过他的诗行,可以读出他蕴涵在诗意中的社会层面上的诗情画意。徐学对社会的观察与思考是比较细致和深刻的,所以“上北京给爱人去看病/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……”。像这样的诗句不仅是他一个人的感受,也是一个或几个层面上的不幸者的呻吟或渴望。在《天坛医院》一诗中他这样写到,“看见的建筑不是一流的/听说脑外科的手术是一流的/在天坛医院——/护士的微笑像一朵盛开的花/主治大夫的脸始终像墨一样的黑/在天坛医院——/有人在门口搭着横幅索要赔偿/有人热情地和你搭话说她认识好多专家/在天坛医院——/有人推销能治百病的新药/有人问你住不住便宜点的旅店/在天坛医院——/爱人住的是神经内科/我每周星期二下午像探监似的/才能见她一面/在天坛医院——/听一位陪员说这医院因天坛公园而得名/他还说好人走到哪里都是一路平安/在天坛医院——/看见许多鸟/但我始终没有听到一声鸟鸣/天很蓝/但我始终没有感受到/一丝阳光的温暖/在天坛医院”,这样的诗句已经达到了令人震撼的程度。

    诗歌只有走出作者自己的小圈子,关注普通民众、关注社会,服务于人民,才会有它的生命力,而他的诗歌,一直向这个目标迈进。

   “一个名叫镍都的地方/它四季飞溅的镍花/像秋夜中没完没了的盛大庆典/这座城市没有名胜古迹/但知道的人比南方春天里的雨点还多/比丰收之年粮仓里的麦粒还多/我这样比喻/只是想告诉你它的声名远播”2002年,徐学的诗歌《一个名叫镍都的地方》在《飞天》杂志发表,让更多的人从他的诗句中认识了镍都这个充满神奇色彩的城市。

    徐学作为第二代镍都人,他深爱着自己生活着的这片热土,他也常常被这里的创业者和发展历史所感动,作为一座戈壁上崛起的新兴工业城市,徐学一直为此感到自豪。他创作了一组组诉说西部的诗歌,作品相继在《诗刊》、《星星诗刊》、《飞天》、《绿风诗刊》、《新国风》诗刊、《北京文学》、《北方文学》、《诗林》、《延河》、《阳关》、《西风》等杂志上刊出,在西部大开发的大背景下,他的作品对宣传西部,让人们认识西部起到了很好的作用,同时他也多次受到了诗坛的关注。

    2010年,对徐学来说,诗歌的创作达到了一个顶峰。他逐渐从以往的盲目的创作,转向了自己生活着的,深爱着的河西这片土地,并且对此有着深刻的思索。有关河西的系列诗歌作品,使他在诗歌的创作上,又有了一个新的飞跃和突破。

   “在河西/风让鹰作低空飞翔/……在河西/我的乡亲/也同样经受着风的折磨/深夜他们阵阵的忧伤向谁诉说/向谁诉说人退沙进的痛苦/和一次一次搬家的经过/在河西/风让我未老先衰。”在《身在河西》这首诗中徐学这样吟唱着,他为生活在河西,经受着恶劣自然环境侵扰的人们而痛苦。河西,历史上的绿洲,由于近年来生态环境受到破坏,沙尘暴和沙漠化现象日渐突出,对人们的生产、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也有人说过,生活在西部的人,本身就是对社会和国家的一种奉献。

    2006年,徐学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《身在河西》,有人评论说这本集子是他多年诗歌作品的精选。他的作品表现了两个主题:一个是对大地母亲的感悟和礼赞,一个是对生命的追寻和叩问。他的诗风轻灵、洒脱,俊秀中显出几分成熟,真情中又不乏机智和调侃,不矫揉不造作;在形式上,宁静、淡雅、秀丽,给人以轻松愉快,心旷神怡的审美感受。

    徐学诗歌创作的丰收,来源于他的辛勤耕耘和苦守寂寞。每当夜深人静,妻儿酣睡进入梦中时,徐学喝着浓茶,抽着受地方保护的香烟,才开始一天的诗歌创作,看着窗外漆黑的戈壁滩,诗歌的灵性顿然涌上心头。

    有人说过:“诗人是从事一种创造性的语言劳动,他为诗而生,他的意义也只能存在于这种创造之中。”愿徐学依然坚守那份寂寞,永保一颗诗心,在诗歌的创作上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。

    业余从事诗歌创作的徐学还有一个人生目标,就是要出够五本书,出版了《身在河西》、《春天就这么简单》,正在写《夏天就这样浮躁》,还准备写秋天和冬天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